•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8-12-22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8-12-01
  • 学者倡两岸四地等成立华夏共同体 “抗衡”美欧 2018-11-26
  •     这话不无道理,亲生骨肉谁不疼,更何况这是沈溶月跟汐风的孩子,汐风就算是气他怪他也不忍心要了他的命,可这天雷之火只是灼伤他的肉体,并不会伤了他的性命,只是此刻沈溶月的护短让他百般为难,一个声音由天飘荡,一字一句的传入汐风的耳朵:“亲生骨肉谁都疼,只可惜啊,啊——哈哈哈哈”

        这声音带着人挑衅,带着质疑,一字一句想针一样扎进沈溶月的心里,汐风闻声而去,却见天外慕容允的身影,想到那日,她也是上的不轻,一脸接了那几张肯定心神俱疲,现在再见到慕容允虽不至于内疚却也是不自然的。

        沈溶月见汐风追去更是飞身去追,慕容允见她也跟来更是哈哈大笑:“怎么?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不放心”

        慕容允故意挑衅沈溶月,只是沈溶月目光闪躲:“你到底想干什么”

        言语里透着不自信,汐风见到慕容羽似乎少了一些往日的跋扈,有的却是云淡风轻的衣袂飘飘,便问道:“好久不见”

        只见慕容允嘻嘻一笑:“是好久不见了,你儿子都这么大了”

        汐风惭愧:“是!”

        “可惜啊——”

        沈溶月以为她要说些什么更是厉声呵斥:“慕容允你修的胡说”

        “我说什么了?”慕容允一副无奈的样子:“我有说了什么吗?”

        说完便飞身而去,汐风没有要跟,只是沈溶月太过紧张,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汐风一愣:“你怎么了?”沈溶月这才发觉自己是太过紧张了,慕容允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节奏,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汐风并没有放弃对小蚊子的惩罚,他语重心长的跟沈溶月谈了谈:“小蚊子虽然还小,但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来更是你这当娘亲的不称职”

        沈溶月就这般听着他的教诲,汐风最终决定天雷之火可以免除,只是惩?;故遣豢擅?,汐风带着小蚊子来到小仙娥的面前询问她的意见。

        小仙娥无脸见小李宣,整日以泪洗面,此时沈溶月也跟着一起来探望,躺在床上哭泣的小仙娥浑身是伤,那是诛仙台的极光,虽然修养了好些时日却还是疼痛难当。

        见到他们到来更是支撑着下床,汐风则说免了,小蚊子见到小仙娥虽然心中咒骂却还是碍于汐风的威严只得表现出痛哭流涕百般忏悔的样子。

        沈溶月站在那里就这般看着小仙娥,一言不发,小仙娥早已感受到后背凉飕飕的风,只是不敢抬眼看她。

        “你可愿意嫁给他”汐风突如其来的发问更是惊呆了众人,尤其是沈溶月,自己的儿子那是九五之尊,那是要门当户对,不说六界女帝也得是六界帝王的女儿,她这么一个小小宫娥怎么配得上,她锋利的眼神正巧碰上小仙娥的懦弱,四目相对之时吓得小仙娥连连求饶。

        小蚊子也是一副拒绝,只是汐风铁了心要将小仙娥嫁给小蚊子,男子汉大丈夫,做过的事就要负责到底。

        汐风看出了小蚊子的心思便问道:“怎么,你不同意吗?”

        “儿臣——我——”

        “我不同意”

        看到沈溶月如此坚决,汐风也是知道她是看不上这个小仙娥,可哪能怎么办呢?这小蚊子犯下的错只鞥这样才能去弥补,若小仙娥同意的话,只是沈溶月这话一说出口,小仙娥立马接话:“奴婢怎么可高攀呢?求主人放了奴婢吧,让奴婢做一世凡人,求主人开恩”

        汐风见沈溶月还要说话,再看小仙娥跪地连连磕头,额头都而出血来,一时间更是气小蚊子:“来人呢!锁了他的琵琶骨,丢到无极山,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私自带回”

        沈溶月气不过,这琵琶骨一锁和个废人有什么两样,他可是他的亲儿子啊,你怎么会如此下得去狠手,沈溶月的一听无极山立马接道:“我陪着小蚊子一起去”

        “若你执意,也可”汐风拂袖而去,他早就看不过她对她他的宠溺了,这般逆爱到什么时候,只是小仙娥深知自己的处境,若是那天汐风放了小蚊子,沈溶月归来的那一刻,那将会是自己的死期,便让汐风贬她到凡间投胎做了一世凡人,忘却前尘往事好了此一生,汐风也只好成了她,只是小仙娥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别过小李宣,那日冬暖阁里飘起了毛毛雨,小仙娥一番梳妆打扮,峨眉扫雪,粉黛略施,小仙娥鼓足勇气去找了小李宣,她知道这般远远的看着他已是三世修来的福分,可这个福分就要消失了。

        她只想在临行的那一刻抱抱他,她知道这是妄想,但她还是想了,想了那日匆匆撞见便惊了心头挥之不去,只是此刻的小李宣还在跟汐风谈论对小蚊子惩罚轻重的意见。聊聊沈溶月的古怪,汐风特意让小李宣秘密跟着,有任何情况随时跟他说,最终汐风还是很在意她的,小李宣也算是见证了他们在一起的曲折,只是有了小蚊子之后沈溶月就变得不再是沈溶月了。

        “你——”小李宣回来冬暖阁正好碰上欲要离去的小仙娥,只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小仙娥早已热泪盈眶,她鼓足勇气张开双手冲进他的怀里又瞬时离去,就留给了他一个背影,小李宣知道她的选择便没再说话,看着她远去,这人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如果爱一个人就能在一起的话那这世上就没有那么多的遗憾了,更何况小李宣的心里早已有人,那个位置谁都代替不了。

        沈溶月跟小蚊子启程去了无极山,这座山隐藏了沈溶月想要隐瞒与世的秘密,只是慕容允早早的等在这里,堵住了她的去路。

        “又是你”沈溶月显然是不友好的,只是慕容羽倒是一脸淡然,看看被铁链锁住琵琶骨的小蚊子,不由得心生可怜,只是她的可怜带着讥讽:“这般小小年纪如何受得了如此重的惩罚,还不如一场天雷之火来的轻松,哦对了,你是怕这天雷之火是烧出了他的真身,没法交代吗?嘻嘻,哈哈,呵呵”

        “你胡说什么”沈溶月恼羞成怒,命令天降先把小蚊子带下去。

        “你这是害怕了?”慕容允一副嬉笑:“顶着这幅皮囊久了连自己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吗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啊”

        “你——”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还是你自己真的忘记了,你是谁”

        沈溶月不想纠缠下去,因为她知道在纠缠下去也纠缠不过她慕容允,她既然如此胸有成竹,一定是掌握了什么证据,还是去无极山内一探究竟便知。
  •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8-12-22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8-12-01
  • 学者倡两岸四地等成立华夏共同体 “抗衡”美欧 201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