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8-12-22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8-12-01
  • 学者倡两岸四地等成立华夏共同体 “抗衡”美欧 2018-11-26
  •     这边热闹的气氛渐渐引得不少人侧目,见南姝和他们相谈甚欢,对看两眼,起了心思,抬脚,朝着南姝那边走去。

        先跟秦青柏打了声招呼,再看向南姝,笑道:“你就是南姝吧,真是年少有成?!?br />
        南姝含笑应对,不骄矜不谦逊。

        后来,身边聚起的人越来越多,要么就是想结识的,要么就是借南姝秦青柏、陆政国搭上话的。

        不管什么样,南姝唇边始终噙了笑,游刃有余的应对着,举手投足间流出一股浑然天成的优雅尊贵,丝毫不逊于他们这些一区豪门世家出来的人。

        这倒让不少人想起南姝三区南家的出身,心底吃惊。

        凑上来的说话人不少,南姝一边应付着,一边慢慢脱身,带着南玦走出围成圈的人群。

        在大厅了扫了眼,道尔洛斯正被人围着说话,无意凑上去,收回目光,恰好看到了不远处的徐盈。

        徐盈朝她招手,“姝姝,过来?!?br />
        徐盈身边站着几位女生,闻言转过头,刚好看到了站在正厅中央的南姝。

        南姝抬脚,朝着徐盈走去。

        徐盈拉过南姝,挽着她的臂弯,“小玦呢?”

        “他嫌闷,自己出去了,有佣人看着?!?br />
        徐盈点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四人:“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林梦、林欣,这是江诗巧、池露?!?br />
        “这就是南姝,你们肯定都听过她?!毙煊弁涑稍卵?。

        江诗巧冲着南姝微笑:“你好?!?br />
        她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同样是淡妆,丝绸白缎制成的流香裙穿在身上,微微一笑,让人不由感到亲切。

        “你好?!?br />
        南姝会以一笑。

        几人年岁相差不多,加上徐盈这个外向的,倒是很能谈得来。

        “南姝,你的秦烨是怎么认识的???”林欣眨着眼,很好奇。

        “我先认识的秦会长?!?br />
        “这样啊?!?br />
        “真佩服你,能懂那么多文化?!绷置谓庸?。

        认识秦会长,那肯定就是因为文化了。

        林梦和林欣是对姐妹花,两人性子活泼,看着南姝的眼里带着小星星。

        南姝杏眼弯起,“不算多?!?br />
        不过是前世十几年的耳濡目染罢了。

        “哼?!奔〉钠舴⒊?,带着不爽。

        南姝潋滟的眸子转动,看到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池露。

        池露个子小,一张脸只能算是清秀,此时,正斜睨着南姝,眼底明晃晃的流露出恶意。

        “池小姐是有什么意见?”南姝轻问,语气不咸不淡。

        “意见倒说不上,只是想告诉南小姐,别仗着懂些虚头巴脑的文化,就高抬自己身份了?!?br />
        “高抬身份?”南姝眼底划过流光。

        池露两手臂交叉,慢悠悠道:“秦家不可是懂些文化就能进的?!?br />
        南姝恍然。

        原来是为了秦烨。

        徐盈也反应过来了,笑意褪去,皱起眉头:“池露,你不能因为和向乐语关系好就这么说吧?”

        南姝达不到秦家的门槛,她向家就能?

        池露翻了个白眼,“我说的是实话,还有,徐盈你可是我们这边的?!?br />
        别总和南姝那个三区的不入流家族的女儿混在一起。

        而且,还是个因为她倒了的家族。

        徐盈眉头皱的更深,“什么实话,大家身份一样,再说了,你还不一定比得上南姝呢?!?br />
        池露瞪眼,身体前倾,伸出食指指向南姝,语气急促:“我比不上她?,南姝她不就懂点文化吗,她有什么?”

        她可是一区出身,南姝怎么能和她比。

        南姝挑眉,轻笑了声,“我是只懂点文化,不过···池小姐好像是个连一点文化都不懂的文盲吧?”

        池露眼睛瞪大,怒气升起:“你···”

        “我什么?再有,难不成池小姐能单独说出个文化出来?”

        池露怒气更甚,当即就想反驳,脑海里飞快掠过所有关于文化的内容来,只可惜,越气越急,脑袋就越空白,匆匆一想,竟然都是些诗词水墨音乐之类的,活气的池露说不出话来。

        南姝眉尾扬起,笑意更甚,“池小姐倒是和萧云燕一样,自视甚高,总爱拿人身份说事?!?br />
        “你——!”

        池露怒火直冲脑门。

        谁不知道,一区萧云燕考核作假伤人,被萧家除名不说,还锒铛入狱了?

        现在南姝竟然说自己和她一样?!

        “你你你,南姝——!”

        池露攥紧手,指着南姝,要不是顾忌着正厅人多,恐怕就直接上去破口大骂了。

        徐盈站在南姝身边,默默退后。

        一月不见,南姝的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又高了不少,自己笑意盈盈,池露都要气昏过去了。

        “我什么?”南姝轻笑。

        反正这宴会也无聊,索性就来找点乐子。

        池露看着南姝的笑,怒火冲心,狠狠跺脚:“你这个坑害家族的蛇蝎女!”

        极大的分贝爆出,徐盈耳膜一阵刺痛,不适的皱皱眉,等反应过来池露说了什么的时候,一颗心顿时揪起,抬头,立马看向南姝。

        关于南姝的家事,别人很少了解,但他们这些和南姝一同在奥斯皇的学生却都是听过、八卦过的。

        出身南家,却因为某些事被南家赶出,后来南家覆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南姝的手笔。

        后来,南姝入学,大放异彩,奥斯皇明面上谈及此事的人越来越少,现在池露竟然在这个场合把它抖了出来?!

        徐盈就是不看周围,都能感受到一瞬间寂静下来的正厅气氛的凝滞。

        真正的凝滞。

        四面八方都投来惊疑不定的视线,齐刷刷的,聚在她们几人身上。

        第一次,徐盈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锋芒在背。
  •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8-12-22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8-12-01
  • 学者倡两岸四地等成立华夏共同体 “抗衡”美欧 201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