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8-12-22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8-12-01
  • 学者倡两岸四地等成立华夏共同体 “抗衡”美欧 2018-11-26
  •     人群之中立即就有人起哄了,“刚才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不继续说了?现在的人啊,怎么不说自己是前朝太后呢?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一听,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女人大闹古宫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被人带走之后,这一片立即又平静了下来。大多数人都是过来参观的,看看古宫,看看这些古人曾经居住的地方。

        “可不能学这些人,一点素质都没有?!?br />
        周丽萍站得笔直,见那个女人被两个警,卫一左一右的牵走,忍不住对两个孩子说道。她抬起头望着天空,望着巍峨的古宫,心里不由产生了几分敬畏。

        对华国人而言,这个古宫就是一个圣地,周丽萍虽然学历不高,又觉得自己是小地方来的人,对燕京这么一个古都有着特别的敬畏,而且她一直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觉得自己就算是小地方来的人,也不能丢脸。

        民间有个说法叫做“丢脸丢到姥姥家”,意思就是丢人丢大了。每一个人出门在外,代表的都不仅仅是个人,还代表着自己家乡,出了国就代表自己的国家。周丽萍可不想给家乡抹黑。

        她觉得刚才那个女人的行为就是给家乡抹黑了。

        那个女人年纪跟她差不多,所以她难免就想到了自己,还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苏志彬和苏挽月点了点头,周丽萍这才松了一口气。

        “前辈,刚才那个人……”

        鬼修犹豫了片刻说道,虽说苏挽月小姑娘年纪小,但是在修士一道上面可不是按照年龄来论资排辈的,修为不如人,就得主动伏小。

        哪怕现在不是原本的那种强者为尊的时代,弱者对强者的尊重都是不会改变的。

        “这件事情你如实上报吧?!?br />
        苏挽月想了想,落后几步,那鬼修立即就又后退了两步,跟苏挽月保持距离。苏挽月身上的功德金光十分浓郁,她虽说是鬼修,气息相对淳厚,可到底是鬼修,又不是王玉珍,身为苏挽月的鬼宠,所以她对这种金光还是畏惧的。

        那鬼修忐忑的答应了,“那,那晚辈怎么上报?”

        鬼修已经以鬼的形态生活了将近千年了,早就已经适应了当代的生活,她也不把自己当做上千年前高高在上的宫墙贵人了。

        该低头的时候就是低头,半点都不含糊,谁让人家的修为在自己之上呢?

        苏挽月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如实禀告吧?!?br />
        鬼修欲言又止,就听苏挽月又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脸上明显就是一喜,“晚辈于银欢?!?br />
        “晚些时候,你们可以聚一聚,聊一聊修炼心得?!?br />
        苏挽月看了王玉珍一眼说道,王玉珍原本还有些忐忑,见自家主子这么说,立即就笑得答应了。于银欢就更加高兴了。

        她这些年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已经开始着急了,但是这如今世道,别说是鬼修了,就是修士都没见过几个。

        一开始于银欢也不懂,但是渐渐的她就发现,修士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煞气,整个人灵气缭绕,气质不凡,将外面的污浊之气排除在外。

        基本上这些出尘的人都是修士。但是跟自己一样同为鬼修的还真的没见过几个。所以见到气息如此淳厚浓郁的王玉珍,心情可想而知有多激动了。

        “是,是,多谢前辈,多谢前辈?!?br />
        说着,目光就落在了王玉珍的身上,于银欢的修为不如王玉珍,还以为她是跟自己一样,是一千多年前的人,对她颇有几分尊重。

        想想对方还有一个主人,就是不知道这功法是在她身上,还是在她主人身上……

        “妹妹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好像在跟什么人说话似的?!?br />
        苏挽月落后几步,目光没有离开古宫,但是嘴里却嘀嘀咕咕的,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但凡稍稍关注她都能看出来,苏志彬桃花眼微微一挑,有些疑惑的说道,不过他扭头去看周丽萍,却见母亲一脸讳莫如深的模样,顿时更加疑惑了,“小孩子别管那么多?!?br />
        周丽萍说道。苏志彬的表情相当的无奈,他都已经成年了,跟妹妹比起来究竟谁才是小孩子……

        不过周丽萍自从管理制衣厂之后,性格变得更加强势,而苏志彬也已经长大了,懂事了,当然不会就一点小事跟母亲争执,也就随她去了。

        反正苏志彬是看出来了,小妹从小就神神叨叨的。不,应该说,自从脑子恢复正常以后就变得神神叨叨的。

        至于脑子没恢复正常之前,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怎么样。想不明白,苏志彬也就不想了,反正是想不明白的。

        不过苏志彬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两句,“妈,我已经成年了,我怎么就是小孩子呢?”

        “小妹才是小孩子,你都不管她?!?br />
        苏志彬也不傻,他早就发现了,他妈对小妹的态度跟对他和大哥不一样,以前他也没多想,反正他跟大哥都住校,而且他跟大哥是臭小子,妹妹是香香软软的小姑娘,肯定是不一样的。

        不过,后来长大以后,苏志彬就发现,他妈对小妹绝对不是对普通的小姑娘的宠溺。

        他同学也有人是有妹妹的,父母对女孩子的教育和对男孩子的教育很多都是有区别的,不过这个区别也不是这么一个区别法儿。

        甚至苏志彬觉得,他妈还挺尊重妹妹的想法的。

        像是同辈之间的尊重,苏志彬就觉得纳闷了,他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没错,脑回路与常人不同的苏志彬只是羡慕自家亲妹妹,觉得她完全得到了家人的尊重。

        他想学。

        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其他想法。

        “挽月,你回来了?咱们去那边去看看?!?br />
        这个时候苏挽月已经过来了,苏志彬可不管他妈怎么样,“你个小丫头,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

        “你真想知道?”

        苏挽月笑着望着苏志彬,苏志彬忽然心里咯噔一声,但是又不肯轻易服输,“对了,咱们刚来那地儿究竟是什么地方?那个公司看上去挺大的,你跟他们的那个负责人是怎么认识的?”

        苏志彬已经长大了,周丽萍作为知情人,知道自己的闺女儿不一般,可是他不知道,就觉得很奇怪。
  •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8-12-22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8-12-01
  • 学者倡两岸四地等成立华夏共同体 “抗衡”美欧 2018-11-26